背景资料: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新闻发布会要点汇总

 作者:闫鸡泺     |      日期:2017-11-01 09:04:21
路透北京3月7日 - 中国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召开之际,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于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提及财政赤字、税制改革、债务置换等诸多重点问题,以下为路透为您整理的要点汇总: 问题一:作为国有银行的大股东,财政部如何看待“对国有银行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的担心” 楼继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现在温和的上升,在结构性改革的情况下,不良贷款率可能还会要上升,我们看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各个国家都暴露出了原来的结构性问题,而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发现了有银行不良贷款率的上升 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原则其实是两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一方面是市场机制作用,大家按照契约原则,按市场的规则来处理另外一方面,政府适当给予帮助,适当加了一些杠杆,帮助这些特别是重点的系统性比较强的金融机构,使他们不至于出现严重的问题中国的情况同2008年以后的危机情况不一样,那时面对的下行压力,但是现在中国仍旧是中高速增长,条件不一样 另外,市场那些投资人、股东担心的,我们大股东也一样担心如果因此这些银行加强了拨备、减计、减少利润,国家财政作为出资人和市场其他股东是一样的,我们对他们适当的一些帮助,也并不是因为下一步可能会有一些产业政策中,特别是“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过程中,涉及银行的当然就比较多一些,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国有的或者国家持有的股份特别大就特别怎么样对待,而是说从整体考虑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心态还比较平和 问题二:近期有些学者担心,财税改革推进速度低于预期,对此您怎么看待另外,下一步将采取哪些措施来提高财税改革的落地率 楼继伟:十八届三中全会专门用了一章讲财税改革,确实我们非常努力,有些没有达到,或者说比三中全会要求的进度适当地慢了一点总的来说,我们是达到进度的,几方面重要的改革: 一方面是预算改革无论是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都贯彻《预算法》中的一些基本准则,我们都做了有的方面还没有完全达到预期出现这种情况,一个是转换过程中,大家的观念还需要转化,而且我们的全面深化改革也进入了一个攻坚期和深水区,旧的思想观念、利益藩篱也是干扰改革实施的阻碍确实,改革需要顶层设计之下坚决的推进,要啃硬骨头同时,还要增强各方面的协调,处理好各方面的矛盾 如果说哪些方面没有达到预期的话,税制改革总的比我们原来预计稍微慢了一点,去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就讲到力争完成营改增,去年没有力争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克强总理已经宣布5月1日全面实施营改增,给了我们时间表,没有“力争”两个字了,也就是说,营改增今年一定要完成 另外地方税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房地产税还是在我们配合有关部门在立法的阶段,个人所得税改革正在提出方案 问题三: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拟安排财政赤字2.18万亿元,将赤字率提高到3%,请问2016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如何适应新常态,推动经济健康平稳的增长另外,当前财政收支矛盾十分突出,请问如何保障重点支出 楼继伟:今年的赤字率为3%,比去年实际的赤字率提高0.6个百分点,去年赤字率是2.4%今年中央和地方赤字合计是2.18万亿提高赤字率是符合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的,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基础之上,着重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那么加了0.6%的赤字率,要做些什么事情首先要保证一些重点的支出提高均衡性转移支付的支出,均衡性转移支付是由地方自主安排的在目前调整的情况下,安排给地方更多的自主可支配的财力,是有利于应对复杂多变的经济情况的同时,按照脱贫的目标增加了扶贫方面的支出、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基建支出,今年安排了五千亿,五千亿做出调整,要把那些小、散的项目压减,集中用于属于中央事权的、跨域的、公益性比较强的、重大的一些基建支出项目上去 另外安排一千亿专项奖补资金,支持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方面的支出今年预算安排了五百亿,明年准备再安排五百亿 问题四:新增债和置换债都出现了“双升”,是不是会加大我们财政的风险,还有今后扩大赤字和扩大债务的空间有多大风险是怎么控制的 楼继伟:赤字扩大一般是发债来弥补了,所以债务空间和赤字空间是连在一起的,今后一个时期,我们的财政收入潜在增长率有下降的趋势那么是不是我们就没有赤字的空间不是的,关键看赤字是干什么用,会不会赤字今后会减少、会回头相比于其他的国家,临时性的赤字上涨,比如美国曾经在2008年以后,2009年、2010年,最高的时候是7.9%的赤字率,这两年回到了4%要看财政政策做适度的支撑之后,经济的恢复能力,赤字或者债务能不能上涨,有多大空间,这是个很难简单回答的问题 我们要扩大一些赤字,但是也不能增长得特别多,因为我们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比重所以,赤字率可以适当的提高 再一个说法是债务的空间,我们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大约40%,这在可比国家中是比较低的这方面我们还有一定的空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这些债务空间利用好,使得今后特别是支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使得经济的活力在增加,使得经济的结构上中高端,然后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起来,这个空间就可以算是很好的利用了不能把赤字的空间用在基本支出,一般公共的支出,那就会出现大的问题,好在我们是保持着“黄金原则”,就是债务用于资产,我们留下了很多优良的资产,这是我们心里有点底的地方,没有用于“吃饭”“吃饭”靠借钱不行,“吃饭”要靠发工资,借钱可以买房子,用今后的工资收入来还它,按揭是可以的,我们保持了这条防风险的底线 问题五:个税起征点从2011年上调之后就没有发生变化,您刚才说个税改革方案正在提出之中,不知道有没有具体时间表 楼继伟:简单地提高起征点是不公平的,一个人的工资五千块钱可以过日子过得不错,如果还要养孩子,甚至还要有一个需要赡养的老人,就非常拮据,所以统一减除标准本身就不公平,在工薪所得项下持续提高减除标准就不是一个方向 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这个事情很复杂,去年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一起研究了个人所得税改革涉及的重点难点问题,形成了一个改革方案做法是要分步到位今年将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的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去审议,然后,我刚才说复杂,复杂在执行,首先税政就比较复杂,然后再执行,然后再根据条件分步实施,先做一些比较简单的部分,再随着信息系统、征管条件和大家习惯的建立,逐渐把它完善化 问题六:营改增会带来减收,之后中央财政如何弥补地方财政减收 楼继伟:地方营改增方面会造成一些收入减少,怎么解决我先说到,营改增以后,中央和地方收入都要减少,并不就是地方减少,这是整个政府向企业降税,中央和地方都要减收我们总的考虑是维持目前中央和地方总的财力分配格局不变的情况之下,安排一个过渡性的中央地方收入划分办法,来解决地方收入减少的问题营业税是地方税,减的营业税多,转成增值税了,增值税是中央和地方分享税,所以这个角度来说,中央和地方都减少,地方减的多,所以要说这部分怎么解决,要有个过渡性的办法来解决 问题七:有这样一个观点,就是从历史上看,那些债务负担很重的国家最终都出现了经济危机,以及经济放缓,您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措施来防止这种现象的出现 楼继伟:确实有这个现象,但是不能一概而论各国都不太一样,比如美国,现在债务率比2008年高了很多,但是它的经济在复苏有的国家债务率非常高,但是持续紧缩,还没有走出来所以不好一概而论了但是债务过高,确实对经济的下行压力是比较大的,这是事实 中国政府债务并不是很高,40%左右,特别是中央只有11万亿左右,按GDP算,我们很低的,中央财政还有继续发债的余地我们要控制不规范的问题,如果债务都是显性,都纳入预算法的规定进行管理,而不是变相发债,我们不是很担心的现在正在做的这个事情就是这样 去年全国人大核准了地方债务的余额是16万亿,16万亿中15.4万亿是2014年底以前的地方债务的存量,这个存量中有1万多亿是经过全国人大批准过的债券,剩下的是非规范的债务我们去年经过批准,下达了各个地方3.2万亿到期存量债务的置换债券,今年按照统计的地方到期债务还有5万亿左右,继续允许地方发行债券置换到期的债,恐怕明年还要做一些,基本上我们就把到期的这些债务置换以后年度还有到期的,因为这是债务的一个余额,在这个余额之下,地方可以借新还旧,所以不是大问题 大问题是两个,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是16万亿,但是那些或有债务,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需要地方政府代偿的比例可能扩大,这个要控制那些地方融资平台还存在,因为只有一部分债务到期,还有其他债务没到期,债还存在那些地方融资平台上有些承担的是政府或有债务,那么怎么办呢继续让他们注入资产,或者是变现资产,使得债务可持续 还有就是要防止利用各种方式变相发债,我们关注着PPP的项目,我们要把它规范,我们也发现有的地方搞PPP项目,就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项目,有的是变相的借债,我们在规范它这样的话,如果把债务的风险控制住,不会给经济造成大的伤害 至于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全社会在降杠杆,政府要适度加杠杆,要支持全社会降杠杆扩大赤字,就是政府的升杠杆还有一些政府适当扩大杠杆的措施,这是必要的,只要全社会的杠杆能够逐步降下来,